成為十大再生勇士的感受
或許生命的安排時早已註定,八年九次的腦手術讓我失去體力、視力、聽力‘’手部靈活性,儘管自己仍想讀書、做舞台劇,也因身體的不穩定性而令我不得不放下。但教練學讓我重生,就算死剩把口,也能成為生命教練,有聆聽和真誠的心,有效提問讓coachee得到啟發,甚至流下感動眼淚。感恩自己能成為教練,讓我從廢青變沸青!儘管現時大腦仍不穩定生體限制越來越多,但我不放棄,因為生命無限制。